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死亡万花筒_ 61.回来了-

时间:2021-06-23 12:2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西子绪小说死亡万花筒 61.回来了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鬼影看见阮南烛手上的礼帽就冲着他去了, 他高大的身体非常的灵活,如同野兽一般朝着阮南烛猛扑过去, 看的林秋石惊出了一身冷汗。幸运的是阮南烛的身体素质也高于常人,他反身一躲,以一个不可能的姿势躲开了鬼影的攻击。

    但此时鬼影距离阮南烛也不过几米的距离, 只要再次动手, 阮南烛很难躲过。

    林秋石在旁大喊:“把帽子扔给我——快——”

    阮南烛看了林秋石一眼,手一扬, 那黑色的礼帽便朝着林秋石飞了过去。气氛紧张到了极点,林秋石却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冷静过, 他抓住了阮南烛扔过来的礼帽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鬼影愤怒的咆哮,伴随着地面上奔跑的脚步声,林秋石压根不敢停下, 用尽全力自己全力朝前奔去。

    “这边——扔给我!”阮南烛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林秋石扭身一看,却是看到那鬼影已经到了他身后几米的地方,只要再过几秒, 自己就会被这东西扑到。他看到了表情紧绷的阮南烛,学着他的动作,将帽子扔了回去。

    阮南烛成功的接住,再次吸引了鬼影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就在林秋石和阮南烛拖延时间的时候, 站在告示牌下的董天薇叫道:“门开了?快过来!”

    林秋石抬眸望去, 看见告示牌下面的木板被拆了一块, 里面露出柔和的白光,这光芒林秋石再熟悉不过——意味着离开和新生。

    “去门边——”阮南烛咬牙道,他似乎不想再把帽子扔给林秋石,而是选择自己带过去。但显然那鬼影的速度比他快了太多,眼见就要被追上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,快!!给我!!!”林秋石被吓出了一头冷汗,大声的冲着阮南烛喊道。

    阮南烛却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犹豫了,你会死的——”林秋石看着阮南烛的动作,急的都想说脏话了,“快——”那鬼影已经到了阮南烛的身后!

    阮南烛稍作犹豫,还是将帽子扔了出来,这次林秋石接住之后,没有带着跑,而是抓在手里,用尽全力朝着门的反方向一扔——

    在帽子出现后,鬼影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帽子身上,林秋石扔了帽子,他虽然对眼前戏耍他的两个人类非常愤怒,但最终还是选择了追着帽子去了。林秋石见状松了口气,赶紧朝着门边跑去。

    此时团队里的其他人已经全部进入了门里,只剩下阮南烛和林秋石,阮南烛离门稍微近一点,他先到门边,但他到达之后却没急着进去,而是等着林秋石过来。

    林秋石看着就在前方的微光露出浅淡的笑容,刚想说他们终于逃出来了,却看见阮南烛的脸色大变:“林秋石——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,甚至没控制住自己叫出了林秋石的真名。

    林秋石条件反射的扭头,只看到了一道残影,那残影瞬息之间便到了他的面前,然后停下脚步,对林秋石咧开嘴笑了。

    残影竟然是面条人,他拿到帽子之后,力量大增,速度也变得飞快,如果按照之前的速度,林秋石本该能够到达门口,但现在……他似乎失去了逃生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鬼影对着林秋石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周围的一切仿佛变得很慢很慢,林秋石感到自己的颈项被一双冰冷的大手重重掐住,他的眼前开始发黑,身体变得冰冷下来。

    他要死了吗……林秋石平静的想着,好像死亡……也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么痛苦。

    就在黑暗即将覆盖住他的双眸时,林秋石却身体一松,鬼影发出凄厉的叫声,像是痛极了。

    林秋石倒在地上,不住的咳嗽。

    阮南烛抓住机会冲到了他的身边,将他横抱起来,转身冲进身后那扇发着光芒的门。

    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时间,林秋石看到了攻击鬼影的东西,那是两个人形的黑雾,有点牵着手的两个小孩,他们站在鬼影面前,黑色的雾气将鬼影笼罩住了一半。鬼影还在挣扎,。而黑雾的来源,却好像是林秋石自己身上,他微微低头,看见那黑雾是从他背包里流出来的……所以他的背包里,到底有什么呢?

    被阮南烛抱进门内后,那股子冰冷的感觉终于不见了。只是身体还有点软,林秋石靠在阮南烛的肩头低低的咳嗽着。

    阮南烛道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林秋石摇摇头,示意自己没问题,他道:“刚刚那黑雾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阮南烛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道:“好像是从我包里冒出来的……”他打开了包,露出包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每次进门他们都会带一些生活用品和应急的食物,这次林秋石也带了,而包里除了这些东西之外,唯一比较特别的,就是一个笔记本——那次在阿姐鼓的世界里,阮南烛带出来,后来给了林秋石的属于妹妹的日记本。

    “是这个么?”之前阮南烛一直说过这笔记本应该有比较特别的效果,但是林秋石一直没研究出来,没想到今天居然起了这样的作用。

    林秋石将笔记本拿出来,翻开之后发现笔记本的第一页上多了一个血红色的“死”字,然后这个“死”字被打了一个巨大的黑叉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阮南烛道,“还好你带在了身上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苦笑:“我每次都带着的……不过这笔记本能用几次?”

    阮南烛摇摇头:“次数不会很多的,那是低级门,就算有道具也是低级道具,最多一两次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叹气:“还好我是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阮南烛嗯了声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进的门多了,遇到生命威胁也会成为常态,林秋石运气好,跟了阮南烛的队伍。所以倒也没有感觉有多凶险,但经过这扇门,林秋石才清楚的意识到,他们在门里面随时都会死去的。

    隧道很长,两人都没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,阮南烛才扭头问了句:“怕了?”

    林秋石摇摇头。

    阮南烛:“不怕?”

    林秋石很老实的说:“我感觉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怖。”他说的是死去这件事。

    阮南烛听完之后却微微蹙了蹙眉头,他凝视林秋石片刻,眼神陌生的仿佛是第一天认识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林秋石被他看的有点莫名其妙:“怎么?”

    阮南烛:“没事。”他却是什么都不肯说了。

    离开隧道,回到现实之后,林秋石便出现在了客厅的沙发上,他本来站起来去楼上找阮南烛,谁知道刚一起身,就浑身发软眼前发黑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等到他再次睁眼的时候,已经躺在了医院里,手臂上打着点滴。

    程千里坐在他旁边玩手机,看见他醒了唉声叹气,说:“秋石啊,你怎么那么倒霉,人家都是从门里出来越来越健康,结果你一出来就进医院……”

    林秋石:“我也想知道啊。”他的脖子上现在都有个黑色的手印,看起来像是被无情的虐待了,医院甚至企图报警,最后还是阮南烛搞定了医生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解释的?”林秋石好奇的问程千里。

    程千里表情扭曲了一下:“你真的要听吗?”

    林秋石:“听啊。”

    程千里:“他说这是你们间的情趣……”

    林秋石:“……”妈.的怪不得刚才护士来给他换药的时候表情那么奇怪。

    名誉是不可能有名誉了,林秋石看着天花板很悲伤的想下次受伤一定要换个医院,鬼知道从门里出来会不会伤到什么奇怪的部位。

    程千里告诉阮南烛林秋石醒了之后,没一会儿他就来了医院。

    他换上男装后,神态表情总是显得那么冷淡,即便是问候人的时候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感觉如此?”阮南烛问他。

    林秋石:“还……成。”事实上是不太好的,说话都很不顺畅。

    阮南烛:“没事,现在你身体素质很好,再养个三四天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点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阮南烛便走了,走的时候林秋石亲眼看见门边围了几个小护士,眼神奇怪的往门里凑,眼神表情都很奇怪。林秋石开始还以为是这群小护士是对阮南烛产生了兴趣,结果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他面对的都是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的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一起多久啦?”

    林秋石:“……”

    程千里这狗.日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忍笑,最后在林秋石出院的时候,医生委婉的表示年轻人不要玩的太过火后,他终于是没忍住,指着林秋石哈哈大笑,笑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林秋石气的差点没往他脑袋上来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林秋石也没敢找阮南烛抱怨,毕竟门外的阮南烛,可一点都不像好说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出院之后,便是一段休息期,休息期间林秋石听了一些关于业内的八卦。说什么白鹿成员带着谭枣枣的朋友张弋卿进的那扇门出了岔子,这影帝差点没直接死在第二扇门里——要知道,第二扇门可是最简单的。

    林秋石听后有点惊讶:“他差点死了?怎么会,黎东源应该实力不错吧?”

    程千里虽然智商不高,但是对这些八卦还是很在行的,他说:“这次不是黎东源亲自带的,也是白鹿倒霉,他们队里出了个叛徒,出叛徒也就算了,居然搞出了一堆假线索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:“……”提到假线索,他就想到了之前阮南烛坑黎东源的时候。

    显然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,因为这事情发生的第二天黎东源就冲到他们别墅来要说法了。

    “阮南烛,你不是人!”不得不说,和门内的他比起来,门外娃娃脸的黎东源,简直像个愤怒的吉娃娃似得,站在门口跳脚后,引来了一众怜爱的目光。

    卢艳雪本来还在和林秋石讨论晚上的晚餐,见到他后,母性大发,说:“源源,你要喝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黎东源:“谁他妈是源源——”

    卢艳雪没说话,走到冰箱旁边从里面拿出一瓶旺仔牛奶,递给了黎东源。

    黎东源本来想要拒绝的,但是他站在门口喊了这么久实在是有点口渴,便很没出息的拿着喝了两口。

    林秋石在旁边看的着实想笑。

    这笑被黎东源看见了,他怒道:“林秋石,你还笑?你还笑,我差点被阮南烛坑凉了——”

    林秋石冷静的反驳:“我没笑。”

    黎东源狐疑的看着他:“你没笑?那你抖什么?”

    林秋石:“我冷。”他看了眼外面的大太阳,补充了一句,“心里冷。”

    黎东源:“……”你们黑曜石真的个个都是人才。

    黎东源在楼下吵了一会儿,阮南烛才从二楼慢慢的走下来,他上身穿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,下身是笔直的牛仔裤,本来很普通的装扮,却硬是被他穿出了时装秀的感觉。他走到了黎东源面前,一米九的身高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说:“我给你三分钟,要么你滚出去,要么我把你丢出去。”

    黎东源:“……”他默默喝了一口旺仔,对着林秋石露出可怜兮兮的眼神。

    林秋石无话可说,心想你看我干什么,难道我还能劝他不成?

    阮南烛开始挽袖子:“看来你是选择后者了。”

    黎东源一口气把旺仔喝干,转身就溜,他知道阮南烛不是在开玩笑,阮南烛这王八蛋什么都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林秋石把目光从黎东源的背影上收回来,却发现阮南烛在看着他,他莫名的后背起了层冷汗,干笑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阮南烛:“你和他很熟?”

    林秋石直起背赶紧解释:“我和他不熟,我就知道他的名字,话都没说几句?”

    阮南烛:“那他刚才看你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:“……”我也想知道啊!

    阮南烛冷淡道:“离他远点,黎东源这人不像他表现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点头如捣蒜,求生欲很强的再次表示自己对黑曜石的热爱,对白鹿的不屑,对黎东源的愤怒。

    阮南烛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,但应该还是听的很高兴,满意的点了点头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等阮南烛走后,林秋石道:“黎东源那货就是在离间我和阮南烛吧?”

    程千里在旁边跟个仓鼠似得看戏吃零食,对林秋石的推测表示赞同:“是的,他就是个不要脸的贱蹄子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听到这词有点惊:“你从哪里学的这个词?”

    程千里:“电视剧啊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看了眼正在播放的电视剧,左上角是电视剧的名字:霸道王爷的落跑王妃。

    林秋石:“……少看点这些剧吧。”智商本来就不高了,再被荼毒一下会不会变得更傻啊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白鹿这段时间可以说是非常的倒霉了。内忧外患基本没断过,最惨的是还得罪了张弋卿。

    林秋石本来以为这事情和他没关系,他看戏就行了,谁知道没几天他接到了谭枣枣的电话。电话刚接通,谭枣枣那带着哭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,她说:“秋石,我实在是没办法了,你一定要帮帮我啊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谭枣枣:“你出来吧,我请你吃饭,我们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同意了。

    晚上,两人坐在了某家餐厅的包间,点好菜后,谭枣开始和林秋石说事情。其实这事情林秋石也猜到了一点,大概是和张弋卿有关系。谭枣枣说从门里出来之后张弋卿受了不小的刺激,一直闭门不出,还有自残倾向。

    林秋石喝了口茶:“他遇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谭枣枣:“我问了,他不肯说,他脾气太倔了,要不是不听我的非要去找白鹿,也不会发生这些事啊……”她苦笑,“现在好了,把阮哥也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道:“你这次找我来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谭枣枣小声道:“我就想问问,你能不能帮我劝劝阮哥……”

    林秋石叹气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谭枣枣道:“我知道阮哥的性子。”她混了娱乐圈几十年了,也见过形形色色的人,却还是拿阮南烛没什么办法,于是只能叹气,“但你的确是特殊的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一愣。

    谭枣枣:“你没感觉到吗?”

    林秋石想了想:“南烛的确对我挺好。”

    谭枣枣:“你看,你都不叫他阮哥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:“我倒是想叫来着。”他无奈,“但是我比他大啊,总不能叫阮弟吧?”

    谭枣枣:“……”她倒是没想到这茬。

    其实林秋石是企图叫过阮南烛阮哥的,但是被阮南烛阻止了,并且阮南烛非常无情的表示自己今年才二十五——比二十六的林秋石还小了一岁。

    林秋石知道这个事情之后深深的体会到了岁月对自己的残酷。

    谭枣枣听着林秋石的话有点想笑,但又觉得不合适,于是只好硬生生憋住了,她道:“总之,秋石,你是唯一能劝得动阮哥的人了。你就帮帮我吧,求求你了。”不得不说,这么一个漂亮姑娘撒起娇来还是很让可爱的,但奈何林秋石的脑子很清醒,不是那种会为女色而昏头的人——不然也不会单身二十六年了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这真是让人悲伤的领悟。

    林秋石说:“不是我不帮你,是我也没有信心能劝动,这样吧,我把事情和他说一下,如果他不愿意,我也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谭枣枣叹气,也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其实门的圈子里,这种接活的组织还是不少的,但是像阮南烛这样高效又安全的却是少之又少。况且也就是黑曜石能干出刷线索的事儿,其他的组织,就算是本队的成员进门,也不一定次次都会有线索防身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黑曜石是最好的选择。但张弋卿当时偏偏被白鹿给说动了。一提到白鹿,谭枣枣就恨的牙痒,说黎东源可真不是个东西……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一会儿,便各自分开,林秋石开车回了别墅,进去却看到了几个陌生人坐在客厅里,似乎在和阮南烛讨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见到他回来,阮南烛冲着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林秋石乖乖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阮南烛指了指旁边的沙发,“听着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坐在旁边听了一会儿,才发现这些人居然是来买线索的,现在正在和阮南烛讨价还价,想要用更低的价格将线索买走。

    这些出售的线索全是低级门,几乎都是第三或者第四扇门,其中还有少量的第五扇门,而第六扇的线索,则只有一个。并且现在价格被叫到了八位数。

    因为长期跟着阮南烛混,林秋石完全没有意识到线索是多么珍贵的东西,但看到眼前这一幕,他才对谭枣枣的说法有了直观的认识。

    “阮哥,不是我们不愿意,是这价格也太高了点吧。”有个人看起来也是其他组织的首领,苦笑道,“看在我们买了这么多的份上,就不能便宜点么?”

    阮南烛:“很便宜了。”他端起桌子上的水,抿了一口,淡淡道,“命都没了,要那么多钱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苦笑。

    “价格不会再变。”阮南烛语气很平淡,但大家都知道他是认真的,“买不买是你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最后这些人商量了一会儿,还是决定下手。

    接着林秋石就看见阮南烛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Pos机,摆在面前让他们刷卡。

    林秋石:“……”他真是觉得阮南烛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漂亮脸蛋和眼前的Pos机充满了违和感。

    这些线索到底买了多少钱林秋石也不知道,不过八位数肯定是有的。

    钱货两清之后,阮南烛手一挥不客气的说:“各位请便,我就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苦笑:“阮哥,你这太无情了,至少把我们送到门口啊。”

    阮南烛无情道:“你给我加钱?”

    于是那些人什么都不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这些人走后,阮南烛便将目光放到了林秋石身上,他不咸不淡道:“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林秋石知道这事肯定瞒不过去,于是只能老老实实的说:“去和谭枣枣吃了顿饭。”

    阮南烛:“哦,张弋卿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林秋石道:“对,她想让我来劝劝你。”

    阮南烛挑眉:“那你打算怎么劝?”

    林秋石:“……”这话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阮南烛:“总要表现点诚意吧?”

    林秋石看着阮南烛和他面前的Pos机,突然心领神会:“哦哦哦,我懂了。”他从兜里掏出一张银.行.卡,“刷一下?”

    阮南烛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之间许久没有说话,最后林秋石被阮南烛的眼神吓到了,小声道:“南烛……?”

    阮南烛拿起POS机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林秋石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迷茫,叫了声:“你要是不想刷卡,走支.付.宝也可以啊,我知道刷卡有手续费——”

    阮南烛转身上楼,片刻后,林秋石听到楼上传来了摔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接下来的三天里,阮南烛没有和林秋石说一句话,完全把他当做了空气。

    林秋石:“???”到底发生了什么??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